书荒推荐女将军穿年代后杀疯了by司药娘子在线免费阅读

凌城燕王连生是小说《女将军穿年代后杀疯了》中的角色,该部小说的作者司药娘子的文笔清新流畅,让《女将军穿年代后杀疯了》中的每个人物都富有了灵魂,凌城燕王连生在其中的故事线有明有暗,每一章节都承前启后,环环相扣,一起来看先婚后爱小说《女将军穿年代后杀疯了》吧女将军穿到年代,睁开眼就看见有人抢孩子,将军果断出手,谁成想,却被小丫头一把抱住:娘,别不要我和弟弟。回不去的女将军,养儿教女,虐极品,救男人,成就另一段辉煌人生。面对极品,冷酷到底:奶奶、小姑,你们也配!面对儿女,春风拂面:小杏好聪明,石头也是乖宝儿。面

书荒推荐女将军穿年代后杀疯了by司药娘子在线免费阅读

第十三章

第十三章 谁不让我好过,就别想好过

饭菜太香,一不小心吃的有点儿多了。

正好,做衣裤剩下的零碎布料有一些,大嫂三嫂说是够做好几双鞋面子,凌城燕直接丢给两人,给她和小杏一人一双鞋,剩下的随便她们俩安排去。

被安排了活计,俩嫂子还挺高兴,剩下布料不算少,抛去一大一双两双鞋,最少还能给几个丫头小子一人做双新鞋呢。相对于颜色鲜亮的花棉布,俩嫂子更喜欢厚实的藏青色斜纹布料,耐磨抗造,小子们能多穿几天。

给娘俩量了鞋子尺寸,两个嫂子商量着裁鞋面子,凌城燕抱起小石头,告辞回去。

大伯娘屈翠亲自送娘仨出来,一边低声嘱咐:“回去,说个一句两句的,别跟他们生气,和那样的人生气不划算。”

说着,将手中的水桶递过来:“拿回去,都尝尝。”

凌城燕:“大伯娘放心,俺知道分寸。”

却没有接装鱼的水桶:“这个就算了,这会儿带回去也不会落好。”

屈翠一想,还真是这样,过了饭点再拿鱼回去,老二家那矫情劲儿,说不得还真会落一顿埋怨数落。

唉,算了吧。

大伯娘不再勉强,放下水桶送娘仨出门。

“大奶奶,明儿见。”小杏挥手告辞。

大伯娘笑起来:“小杏、石头,明儿见。”

一进大门,凌城燕就感觉到二房院子里气氛压抑。

老少十多口人挤在正房堂屋里吃饭,场面热闹,却在娘仨迈进大门的刹那,像是按了静音键,突然就变得鸦雀无声了。

小杏察觉到不自在,下意识搂住凌城燕的腿,紧紧贴在她的身上。

凌城燕摸摸她的头,揽着她进了东厢。

洗干净晒在绳上的尿片没有捡,凌城燕放下小石头,点上油灯,就出去捡尿片。光线很暗,凌城燕还是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不对,她拿着尿片进屋,凑近灯光一看,就见尿片上满是灰土,甚至能看到明显的脚印不说,还被用剪刀划烂了,本就是绡薄的旧布料,被划得破烂不堪,有的甚至成了破布条儿!根本没办法再当尿片了!

凌城燕脸色平静地摸摸小杏的头,“安稳在屋里守着弟弟,我一会儿就回来。”

小杏眨巴着眼睛,用力点头答应着,然后,就看着娘拎着一堆破烂脏污的尿布出门,关门。

片刻,正房里传来哐啷——稀里哗啦一阵响!

凌城燕目光扫过屋里的老少男女,有一脸懵的,有愕然之后怒目而视的,当然,也有心虚眼神躲闪,想跑不敢跑,想躲没处躲的。

凌城燕将手中的尿布往地上一扔,一片狼藉,多几片撕烂的尿布也显眼了。

“老二家的,反了你呀,敢掀桌子……”一直缩着脖子当王八的老大王连中跳出来,指点着凌城燕叫嚷起来。

凌城燕眼风一扫,锋利如刀,竟让脸红脖子粗的王连中直接哑了火,半截话直接卡在喉咙里。

“我说二嫂,不管咋样,你不能糟践粮食吧?……”一直没露面的老三王连化自觉圆滑地开口。

凌城燕直接打断他,道:“不让我好过,我为什么让人好过?”

“你……你个泼妇!”周秀英扶着里屋门框,喘息的像是要断气一样,嘶声喊出这么一句话来。

凌城燕却仍旧神色淡淡的,走过去道:“这些毁了,没法用了,我还得再拿一块布。”

神态平和、话语冷静,仿佛没有感受到满屋子的剑拔弩张。

“你,你……老大,老三,去喊你们大伯来,分家,把这不肖子孙分出去。”炕上的王贵堂拍着炕沿哐哐响。

王连中和王连化这会儿倒是听话,答应着走出去。

凌城燕对这些毫不理会,径直走进里屋,直奔角落的柜子。

王莲香缩在门口角落里,瑟瑟发抖,根本不敢出声。王贵堂伤了腿,动弹不得,倒是周秀英,这会儿顾不得‘气愤欲死’了,生龙活虎地冲了上来拉扯凌城燕:“你要干啥,这是明抢啊……老大家的,老三家的,你俩……”

凌城燕头都不回,一手拎起周秀英,轻飘飘丢在炕上,回头一扫,就将要进里屋的大嫂邵大荣定住:“我本来只想拿块尿布,你们谁敢上前,多一个人,我就多拿一样!”

邵大荣看看炕上的老两个,还有缩在炕下角落瑟瑟发抖的王莲香,难得就聪明了一回,果断把脚缩了回去:又不是她惹得事儿,她干嘛上赶着得罪人?

老二家的可不是从前那般老实可欺了,自从摔伤了头,就变成了刺猬,一不小心就能扎了手。

凌城燕打开柜子,就见柜子里居然装的满满当当的。抛开一些旧衣服旧被褥啥的,很醒目的就有两床花色鲜亮的新被窝,还有好几块各色的布料,又有点心、糖块、红糖白糖,还有好几个透明的玻璃罐子。这东西她在百货公司里看见过,是各色鲜果子做的,名为‘罐头’。

最让凌城燕惊讶的是,柜子一角居然还放着一个草囤子,里边差不多装满了鸡蛋,粗估摸一下,最少也有五十个。

凌城燕随手拿了一块白底碎花的新棉布出来,咣当一下关上柜子。

回房,凌城燕把箱子里一件破褂子撕了,充作了小石头的尿布。至于新布料,她倒是收起来了,改天,再请嫂子们帮忙,给小杏缝两间夏天的褂子替换。

她这边刚弄完,正要把脏尿布拿出去洗了,就听一阵脚步声响,王连中和王连化请了大伯和另外几个长辈回来了。

凌城燕叫了声大伯,王福堂拎着旱烟杆子,脸色和气道:“说是有事,我和你五爷、七爷几个过来看看。”连公婆或爹娘这样的称呼都忽略了,不得不说王福堂知人心,也足够开明。

凌城燕又和几位老人打招呼:“五爷、七爷,几位长辈进屋坐。”

说着,主动上前,替长辈们推开门,又搬椅子、拿凳子,转身出来,又冲了几碗白糖水放下,这才悄无声息地退出去。

  • 发布时间:2022-12-05 14:03:37
  • 作者:司药娘子
    小说名:女将军穿年代后杀疯了